版权所有:《今日霍州》 PDF版
新闻检索
往期回顾
您现在的位置:第1167期 -> 4版 -> 新闻内容
一张泛黄的退伍证书
发布时间:2020-07-28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
刘建华

  父亲刘文魁去世已有十多年了,偶然从父亲的遗物——革命军人残废证中发现一张发黄的麻纸,叠得整整齐齐,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细看,是一张用麻纸油印手刻版的退伍证书。上面写道:“太岳第四军分区退伍军人证明书,退字第九号。查刘文魁同志系山西省霍县人,现年二十二岁,于八月二十五日因残废左手不能在部队继续工作,自愿求退伍特予照准此证,右给刘文魁同志收执。司令员:唐天际,政治委员:李哲人。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发给……(应是1944年)”。这张革命军人退伍证明书由八路军太岳第四军分区签发,细算这张退伍证,距今已七十六年有余,估计全市很难找到第二张。

  从小时候听父母讲过,上世纪三十年代,卢沟桥事变后,日寇侵华战争全面开始,日本人狂叫三个月灭亡中国,日本人占领霍县后,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,老百姓每天东躲西藏,陷入水深火热的痛苦生活之中。国难当头,不少血气方刚的青年义愤填膺,父亲和一群年轻老拜合计,瞒着家人毅然投奔八路军一二九师,投身抗日救国的最前线。当年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,政委是邓小平,开大会时父亲见过他们,他在陈赓的三八六旅十七团一营任通信班长,参加了大大小小几十次战斗。1944年,在山西闻喜县与日本鬼子作战时,左胳膊被子弹击穿负伤,被老乡救起,伤愈后辗转数月,才回到家乡霍县李曹村。见到久别的亲人,全家人喜极而泣,发现不见朝思暮想的父亲,也就是我爷爷,听家人诉说才知道,自己参加八路军一别就是六年,给家里带来了灭顶之灾。日本人从汉奸口中得知,父亲参加了八路军,三天两头,半夜三更到家中堵截抓捕,全家人天天都是胆颤心惊,魂不守舍,夜里一听村里有狗叫,便立即从窑坡往窑顶跑,钻到村外庄稼地。有一次我爷爷动作跑慢了,被日本人堵在家里,开枪打死。

  父亲负伤回乡后,没几天就被汉奸告密,被日本人抓到南堡碉堡,酷刑伺候,家人心急如焚毫无办法。正值寒冬腊月,大雪飞舞,母亲每天从李曹村提着饭菜,往返十几里路,往南堡日本人的据点给父亲送饭,直到三个月后,维持了当时伪村长,卖了几亩地,凑了不少银元,才将父亲赎回。日本人投降后,国民党发动内战,父亲任我方李曹村村长,又被国民党军队抓到霍县城里,关进牢房。直到霍县解放,才重获天日。

  霍县解放后,父亲经当年老革命马如骥先生介绍,参加了农村供销合作社组建工作,据父亲说,他在什林、退沙、白龙、石鼻、城关等许多地方工作过,直到1985年从霍县日杂公司副主任任上退休。解放前后,父亲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,工作兢兢业业,1964年四清运动,1970年108国防公路建设等国家重大工程,都留下他的足迹,父亲一生为革命也可以说既有功劳,也有苦劳。尽管退休一些待遇一直没得到落实,父亲也是很少怨言。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,中央军委决定给每一位参战老兵颁发纪念章,可是过了很长时间父亲也没领到,我去民政局咨询,才领到了他应得到的那份殊荣。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总是:“能活到现在,比起在战场上牺牲了的那些战友们,我们能活到现在,就占大便宜啦”。退休后父亲身体每况日下,但他每天还关心着国家的事情,常跟朋友们说,能看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,就死而无憾了!也许是老天有灵,晚年父亲不幸身患重症,但总算看到了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开幕,了却了他晚年的心愿,不久便与世长辞,享年八十七岁。

  时至今日,父亲那个年代的老人很少很少了,父亲那代人的经历与故事,随着岁月的流逝也渐渐远去。我也只是身为亲属,有幸聆听过他们的讲述,才对他们那一代人出生入死,为劳苦大众打天下的故事记忆忧新,对他们在建设国家所付出的艰难与困苦,略知一二。我们的儿女、儿女的儿女、对父母的父母、爷爷的父母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脑袋每天是挂在裤腰上,时时面临生与死的决择,觉得是很遥远的故事,也没有什么兴趣。对老辈人在建国初期所经历的困难岁月,也是知之甚少。他们现在每天睁开眼,看到的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,物欲横飞的现代生活,没吃过苦,缺失生活的历练,人生伊始就是站在父母的肩膀上,享受着生活,但还有的总觉得自己站得不够高,活得不如意。这种糊涂的认识,不能不让我们感到深深的忧虑。

  殷切地希望我们的下一代,能够多了解一些老前辈们流血流汗、艰苦创业的心路历程。体谅爷爷奶奶、父母亲对他们的爱抚之心。从小有爱心、知感恩、踏踏实实走好人生的每一步。确保革命老前辈创建的革命事业传承有序,在他们一代发扬光大,确保社会主义红色江山,在祖国大地行稳致远,千秋万代永不褪色!

上一篇 下一篇
 
版权所有:《今日霍州》 新闻热线:13934075032 | 备案号:晋ICP备15009105号-1